但丁只见过贝德丽采两次,却成了他一生中忘不掉的缪斯。

但他喜欢的是真实的她吗?

遇见爱情的同时,是否也在创造爱情。

喜欢的或许只是所谓,那个自己创造出的人而已。

但丁真的只凭两次见面就了解真正的贝德丽采吗?


我挺喜欢一句话,叫爱以想象创造爱。


评论